六月末的随想

        我有两个多月没有写了。北京的夏日真的太热了。我觉得以前并没有这么热。菜菜居就好象一个蒸笼一样,难怪球根海棠都死了,真的太热了,没有空调的我在昨天被热醒了。热醒之后拿凉水擦了席子和身子,才能再睡着。我醒来之后打开门,月亮悬挂在东方天空,应该是刚刚升上来不久,天空看不到一片云。天台的晾衣绳上面挂着附近邻居洗的衣服,两根都挂得满满的,离我近的那根还挂着一个枕头。所有这些东西都静止着,像是一排士兵一样。感受不到一点风。我很无奈,于是就打开门,抓起门帘来回地甩,想产生一点流动。但是门的两边的空气都好像凝固一样,根本没有作用。其实门外也不凉爽,所有做法都是徒劳。
       在被热醒之前,我做梦,梦见在五道口有贩卖一种异国小吃,虽说是小吃,其实就是鼻涕虫一样的东西,还做成甜筒一样,但是有好多个洞,也就是可以放好多个鼻涕虫样子的东西。我被逼着吃了,我觉得很恶心。后来就跳到了领导和同事的画面,在乡下,等着一群解放军。解放军开着军车来了,拿下了几个箱子,发现是格兰富的水泵,但是上面却印着什么解放军军工厂代制的字样。我当时就觉得领导真是坑,为了赚钱其实用的国产泵,宣传却说的原装进口。或许是我对领导的那些商务做法实在不喜欢吧。其实现实中泵没有问题,但是滤布什么的,确实价格虚高。
        连梦里都有工作,但是还是得为工作心烦。标书做的不好,把过期的文件放进去了,领导说要是废标了就扣这个月工资。我觉得心寒。这的确是我自身的问题,一直以来的不仔细,我也无可辩驳。但是人总是要生计的,尤其是在北京这样的城市。于是我只能又开始找工作,给自己找一下后路。有很多的公司面试,第一个已经没什么下文了,周二还有两个。我觉得生活还是很困难的,因为总有无法预料的意外,就像歌中所唱“是等太阳升起,还是意外先来临”。要是没有来工作,我也不会知道自己的境遇会是这样:第一份工作被辞退,第二份工作离职之后被克扣工资,第三份工作刚过试用期却又要找新工作……每一份工作都不会超过半年,似乎是自己做决定太随意了,其实没有经过认真考虑吧。
        上德语课的时候,老师在中午休息的时候放《夏洛特烦恼》。人们总是想要回到过去,改变自己错误的过去,作出自以为正确的决定。我不禁想,自己要是回到过去会怎么样,自己的工作生涯会不会平顺一些。可能会吧。但是自己会快乐吗?我也不知道。老板在员工面前都有着同一副面孔,因此去哪里可能都差不多。我后悔吗?也许真的没什么好后悔的,换一个工作,毕竟也得到了这份工作的好处。
       昨天和学弟学妹聚餐,我意识到他们也要离开北京了,想到这一点,我就觉得自己在北京这个城市里变得孤独。送走了秋秋,我在菜菜居变得孤独,送走学弟学妹,我觉得北京都变得孤独。也许微信群里也会聊,但是总觉得我们四个人之间的空间阻隔总是横在心前,不能互相给予温暖。独居的男性需要的是什么呢?不是性,是拥抱,是心的前面有紧贴着的温暖。我在自慰之后依然会渴望自慰,但我知道那根本没用,我躺卧在床,觉得要是和秋秋靠在一起该多好。独居的男性往往更脆弱。
        我要去锻炼了。到这里吧。天气很热,但我依旧需要温暖。

活得潇洒

最近在看金庸的《笑傲江湖》,顺便还去看了吕颂贤版的港剧《笑傲江湖》。其中谭咏麟和陈慧娴合唱的主题曲《活得潇洒》我实在太喜欢了,这两天不停地听啊听。都说吕颂贤是气质外形最像令狐冲的,也许有了这样先入为主的印象,觉得吕颂贤演的是挺好的。但是我想的更多的却不是这些。
关于令狐冲,以及历位饰演过令狐冲演员,网上说的一个词是“潇洒”。潇洒究竟是什么样呢?小时候觉得潇洒就是帅,近现代剧中就是穿着的风衣被大风吹起,头发却一丝不乱;古装剧中就是舞剑练拳,那种飘逸的身姿。但是我现在在看到这个词,我觉得人不可能真的潇洒,或许说大部分人,无论有钱没钱,都没办法做到潇洒。潇洒不是外在的,像令狐冲那样的潇洒根植在心里。就像歌里面唱的那样:谁做到一生没有所求,无欲方可以活得潇洒。傲视这俗世上,活得精彩……没钱的想有钱,有钱的想更有钱,或者有权,有权的还想子孙后代一直有权……没钱的觉得有钱的一定很潇洒,有钱的觉得手握大权的人一定很潇洒,那么有权的人呢?一定潇洒吗?我想来想去,潇洒确实太难了,我想着金庸武侠里的主角,几乎没有谁是潇洒的,郭靖吗?郭靖要保家卫国,后来守襄阳,城破而死;乔峰更是背负过仇家恨,豪爽可以,然而没有潇洒,段誉虚竹更不用说,一个最后是大理国王,一个是灵鹫宫主,他们也许快乐幸福,但是潇洒么,似乎也从未用来形容他们;杨过呢?好像和令狐冲差不多,最后和小龙女隐世而居,但似乎最多也就是神仙眷侣,也没有人用“潇洒”来形容杨过的隐世。似乎只有令狐冲,潇潇洒洒地走,可以不问以后。可见即使在虚构的世界,做一个潇洒的人也是不易。
今天阳阳来了,一下午和他聊天。聊了很多,聊到博洋和他宿舍的一个青岛老乡在一起了,聊到不靠谱的王鹤立导师,聊到他要去常熟出差,聊到因为一门专业课没过线而回家了的小毅哥,聊了因为总是通宵加班而想换工作的安立,还有不到一年换了三个工作的自己。其实现在回想起来,对话其实是有点干瘪的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干瘪到在“你最近怎么样?”“还好吧。”之后就一点话都没有的地步。
送组阳阳,去清华走了一圈,想了很多,很多的潇洒,也许只是不负责任,以所谓“潇洒”的姿态去逃避责任,这样的人亦不能说潇洒。
后来看到当时笑傲江湖的演员现状,其中林平之的扮演者何宝生出家了,穿着僧袍,走在香港繁华街头,我反而觉得那张照片实在是很潇洒。

mp27562590_1439686720492_18

三个月

没有秋秋的日子,第八十九天……

一直都没想过,今天居然会是这么伤感的日子。下午一点左右把老太太送上公交车,我回来的路上就几步路,我都忍不住,眼泪就哗哗地流。回到夏洛特街26号,我就开始放声哭。来到德国,89天了,我好像还从来没有这样子哭过,可能是因为之前旁边都有人,也不好意思这样哭吧。这种痛哭,好像只有在北京离开菜菜居那天,蹲在床边才有过。

我一直没有意识到,我对老太太有这么深的感情。她真的帮了我太多了。我觉得碰到她真的是我最大的幸运。人人都说,来德国第三个月就会开始对这个地方有抗拒的感觉,想离开这里,想马上回家,我现在就是在这个阶段。而且,正当这个时候,我要打破我原本平稳安逸的生活,去到另外一个地方,所以的东西都是未知的,有多少困难,我根本不知道。在这个阶段,遇到困难,心里就会觉得特别难受。我觉得,可能我和墨西哥小哥一样,在一个地方待个半年,过了这个阶段应该就会好点。但是我没得选择了,我必须走了,就在4月1号。我心里真的很害怕的,就像三个月之前只身离开中国的时候那样,心里突然就没有了依靠。住在老太太这里,无论我去哪里玩,总是有个“家”在等我回去。人总是需要归宿感的。我相信我很快就能在新的地方给自己创造这样的归宿感。墨西哥小哥跟我说,第三个月确实是最难熬的,但是过了就好了,你会猛然发现,自己在德国是多么幸运。我也希望一切都像他说的那样。

我害怕,可能是因为我怕遇到困难再也没有老太太这样的好人来帮我了。可是,我在家的时候不是也担心没有爸妈帮我吗?我不是也担心再也没有秋秋能帮我吗?前面能遇到什么又有谁能知道呢?我不祈求我能比现在更幸运了,我只知道,再倒霉,也总会过去的。

今天还是被迫花了钱,换了火车票。我一直担心我的信息什么的输错了,信用卡号之类的写错了,到时候在火车上检票的时候不行,然后要罚好多钱。我就是每次都担心这样的事情。不知道我会不会真的这么傻逼写错了,哎,反正也没办法了。

前面的路可能真的会很崎岖,但是,总会走过去的,是不是?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候真的很奇怪,我还是觉得我会敞开心去接受别人,这样子,自己也会快乐许多。就像老太太那样,真的是毫无私心地去帮助陌生人。我一直在想我能送什么礼物给老太太,她什么都有了,我觉得我只能祝福她一直健康长寿,还有如果有机会,我也会像她那样竭尽全力去帮别人。

  
晚上第一次学老太太做土豆,做面条什么的,都很简单。我也能做得像模像样的。晚上在whatsapp和老太太聊,还给她发了照片。这居然是我第一次在whatsapp是和老太太聊,原来是我个傻逼把老太太的手机号码写到名字里面了,所以whatsapp里面一直没有显示出来。老太太还给我发了她在Malaga晚餐只有简单的面包香蕉和水的照片。晚上把碗都扔洗碗机里洗了,这也是我第一次自己操作。洗碗烘干,搬好,洗完澡,再从一楼走到顶楼巡视一次,我突然感觉到老太太一个人住在这里的时候该有多孤单。我细细地把所有东西都检查好,所有的等都关好,回到小阁楼。

其实我真的喜欢这种感觉,家的感觉。

生于台北

办公室的采光很好,也导致了春日的午后,温度上升很快。早上我骑着车来上班,穿着毛衣,我觉得很舒服。看着北京的春天一点点从绿色中渗出来,看着清华西门附近被阳光照亮的连翘,听着崭新的小黄车发出很细微的声音,回忆起来,好像身边没有任何其他声音了。小时候总是有一首歌“春天在哪里”,然而我从来没有学过,别的同学都知道歌词,我不知道。不过这都没关系。只是春天确实是要去寻找的,就像我去北极寺一样。北京的春天真是短而珍贵,错过一个周末可能就入夏了,所以更需要去寻找了。

本来还想写出差的事,但是回想起来,也没什么好写的了,第二天无非就是开会,总包请吃饭罢了。吃了湛江的一些农家菜,味道很好,反正适合我的口味。第三天就坐汽车回广州然后坐了卧铺回来了。火车上遇到两个八〇后,比我大了10岁吧。我们三个人聊天,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听他们聊天。他们说,一开始进入社会的那几年很怀念校园生活,因为那几年正是摔打的时候,也经常约以前的同学出来喝酒,吐槽。但是现在如果一起吃饭还是吐槽的话,那肯定是混得不好的。我就听着。其中一个是做网络售后维护的,另一个以前是公务员,后来给领导做秘书,现在做什么,他没有说。两个人都说工作开始的时候就是加班,几乎每天都加班,但是也学到了很多。其实我听着有点惭愧。我觉得自己确实没有那么强的抗压能力,不够努力。似乎亚洲的企业文化和欧洲的企业文化差距很大。我也不知道哪种才是好的,对于企业来说,似乎工作的时间越多越好,但对于个人来说,总希望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。有的人回怀念过去加班加到不成人形的岁月,我不知道这种心理,不过我觉得其实他们怀念的并不是加班,因为没有人喜欢,他们怀念的是他们的青春,回不来的青春。他们怀念仅仅是因为那些时光不会再重来了,加班不会,青春年少也不会了。说来说去还是给自己找借口啊……唉……好好努力吧,工作不努力,学习德语也要努力啊。

最近在听白安的《麦田捕手》,我有点喜欢这个声音。看白安的介绍的时候,上面写着“生于台北”,有一种瞬间我觉得这种说法很……很有感觉吧,用最近流行的说法就是:是一种远离当下苟且的远方。

没有其他了,享受春光吧。

IMG_20160329_071321

IMG_20160329_103356

生于台北

办公室的采光很好,也导致了春日的午后,温度上升很快。早上我骑着车来上班,穿着毛衣,我觉得很舒服。看着北京的春天一点点从绿色中渗出来,看着清华西门附近被阳光照亮的连翘,听着崭新的小黄车发出很细微的声音,回忆起来,好像身边没有任何其他声音了。小时候总是有一首歌“春天在哪里”,然而我从来没有学过,别的同学都知道歌词,我不知道。不过这都没关系。只是春天确实是要去寻找的,就像我去北极寺一样。北京的春天真是短而珍贵,错过一个周末可能就入夏了,所以更需要去寻找了。
本来还想写出差的事,但是回想起来,也没什么好写的了,第二天无非就是开会,总包请吃饭罢了。吃了湛江的一些农家菜,味道很好,反正适合我的口味。第三天就坐汽车回广州然后坐了卧铺回来了。火车上遇到两个八〇后,比我大了10岁吧。我们三个人聊天,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听他们聊天。他们说,一开始进入社会的那几年很怀念校园生活,因为那几年正是摔打的时候,也经常约以前的同学出来喝酒,吐槽。但是现在如果一起吃饭还是吐槽的话,那肯定是混得不好的。我就听着。其中一个是做网络售后维护的,另一个以前是公务员,后来给领导做秘书,现在做什么,他没有说。两个人都说工作开始的时候就是加班,几乎每天都加班,但是也学到了很多。其实我听着有点惭愧。我觉得自己确实没有那么强的抗压能力,不够努力。似乎亚洲的企业文化和欧洲的企业文化差距很大。我也不知道哪种才是好的,对于企业来说,似乎工作的时间越多越好,但对于个人来说,总希望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。有的人回怀念过去加班加到不成人形的岁月,我不知道这种心理,不过我觉得其实他们怀念的并不是加班,因为没有人喜欢,他们怀念的是他们的青春,回不来的青春。他们怀念仅仅是因为那些时光不会再重来了,加班不会,青春年少也不会了。说来说去还是给自己找借口啊……唉……好好努力吧,工作不努力,学习德语也要努力啊。
最近在听白安的《麦田捕手》,我有点喜欢这个声音。看白安的介绍的时候,上面写着“生于台北”,有一种瞬间我觉得这种说法很……很有感觉吧,用最近流行的说法就是:是一种远离当下苟且的远方。
没有其他了,享受春光吧。

绿色的梦

终于从一周的出差生活中走出来了,回到了菜菜居。回想起来,去湛江出差就好像一个绿色的梦一样。

IMG_20160321_103441
周日的时候接到领导的电话,说要去湛江,我一下就蒙了:不是说要去武汉的吗?后来领导就说先去湛江,湛江那里有一个污水处理厂的项目。于是就急急忙忙地在网上查火车票飞机票,看来看去坐火车时间都不合适,只能坐飞机。后来领导说回忆改到周三了,这才选了火车,买了软卧,到广州后再坐大巴去湛江。我心里有点庆幸:因为我有点害怕坐飞机,况且坐飞机的话时间都是凌晨,我晚上就基本不用睡了。
周一早上,还去了趟公司,领导交代了一些事。现在回想,领导交代的事根本屁都没用啊,广东的代理根本什么都没和我们说啊。唉……我的第一次出差就这么开始了。
一路从南到北,北方和南方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,北方的春天也有绿色,但是这绿色太惨淡了,星星点点,混合着灰黄色的土地和北方典型的民居,让我觉得这春天实在是太软弱了,整个春天似乎是夹在冬天和夏天两堵墙中,勉强挤出一点绿色。而广东的春天完全不一样,绿色一年四季都不断,尤其是坐着大巴走在高速上,看着两边的山区,全都是那种广东特有的,树干细的像牙签一样的树,整座山都是这种树。还有就是美人蕉、水稻,南国的气息。而到城市里,则是椰子树和王棕(雪燕说的是假王椰,秋秋说的是假槟榔,王棕和假槟榔好像都有,这里就当做王棕好了),湛江的小区里都会种王棕,高高的,大概有七八层楼那么高,雪燕说这些树在台风的时候也不会倒,但是太阳大的时候却不能遮阳,实在是没什么用。不过我觉得种这个树让小区有一种花园的感觉,提升的档次不是一丁点啊。
周一中午的火车,周二上午到了广州,广州下着大暴雨。走在去省站的楼梯上,觉得自己在看瀑布。每一次来广州,都把它当做一个中转站了,转去台山,转去湛江。总是没有好好看一下广府文化的中心。只记得,夏天很热,秋秋撑着伞送我走,我买了一个后来烂成一摊的小凳子坐了21个小时的无座;现在则是回南天的时候像瀑布一样的大雨。短暂的停留总是容易片面化一个城市。
我坐大巴去湛江的时候,就看旁边的村庄。广东的村庄和我见过的村庄不同,准确地说,每个地方的村庄都各有特色。北方的村庄,一户一户挨得很近,一个村落被麦田包围,看着也比较旧,路过的河南村庄,几乎是清一色的小平房加小院落,院落里面会有一棵桃树或者梨树,这个世界桃花和梨花都开了,土灰色的院墙之中有一抹不搭调的艳色。我家的村庄就会散一点,一家一户之间会有一片桑树地隔开。广东的村庄几乎就看不出聚居的样子了,山里面偶尔会有一两间村屋。周围都是植物,各种各样的热带植物。我就想,以前的广东农民生活应该挺不容易的,毕竟热带这种地方,土地肥力也不是太好,还好多植物,植物多虫子多,估计生活艰辛。
怎么说呢,觉得广东不是城市的地方还是挺原始的,尤其是远离广州,珠三角这些地方的农村。后来来到湛江了。赤坎感觉是个荒凉的地方,虽说市政府在这里。后来晚上去霞山区找雪燕的时候,坐公交车看了一眼这个城市,发现湛江的房地产很发达啊(不知道是不是三四线城市都这样),几乎每过几站就能看见一个在建楼盘。后来到了霞山区,觉得和赤坎完全不一样,人好多好热闹。雪燕说她们学校周围好多小学中学,所以每天都感觉好多人……出差其实挺寂寞的,我还是喜欢闹市多一点。

IMG_20160322_171754

 

IMG_20160322_093631

先写到这里吧,明天再写。

秋秋终于回来了

终于能上旧夏宫了……从Frauke那里搬回来一周了,一直上不了旧夏宫,我一度以为这是天意,逼着我和秋秋越走越远,连我们的共同家园都没办法进入了。

最近真的好烦恼好烦恼,每天都被找房子的事情折磨。之前是一直没有收到回复,这几天收到了两三个人的回复,都是说已经租出去了。我真的感觉,我基本上不可能找到房了。真的好难好难……我其实内心还不够强大,没到这样的时候,我的弱点就全部暴露出来了。

我真的不敢想象10天之后我就要去斯图加特了,我就像没有家的鸟一样。不来梅终于还是要离开了。我就是内心还不够强大,我应该可以更坚强一点的,我应该相信自己可以把这一切都克服的。其实,只要我心里过得去,我现在的状况并不糟糕。别人看我,就像我看秋秋一样,他明明每次都很幸运了,但是他总是觉得一切都很不好很糟糕。我要坚强一点才行。

春风

        最近气温上升得很快,但是早上骑车去上班的我没有戴手套,还是被料峭的春风冻成了傻逼。
        我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喜欢上班了。我不禁想,自己究竟喜欢做什么呢?我以前觉得,工作嘛,即使是自己不喜欢的,也可以因为责任感什么的做的很好。事实证明,我的责任感真的很弱,或者说它还不够强大,没办法约束好自己的性格。中午的时候写博客,真是写到自己眼泪都流下来。
        晚上回到家,和秋秋聊到草莓,想起以前经常会吃草莓。有一次还在一个免费的公园里面吃买的草莓,后来还在公园里看到好多猫。想想以前,走过好多地方。但是现在我却几乎不想动了。这半年来我几乎没有去过什么地方玩过。也许是因为一个人,不过我觉得上班这件事的确深刻地改变了我,而且大部分改变是负面的。我一直消极地看待上班这件事,连发薪水这件事也被贴上了消极的标签:因为钱总是不够的。
        回到家,洗完草莓,我对秋秋说,我越想越觉得绝望。后来流着泪吃草莓,心情一直都是低落的。后来玩HitmanGO的游戏,想起它的背景音乐。一个杀手游戏,竟然用Ave Maria这样的咏叹调配乐。找了好久终于找到了这首歌,在谷歌上花0.99$买了,一直听一直听。我觉得宗教有一种让人凭空生出希望的力量。听着咏叹调的过程,我心情好了很多。
        是不是过得太没有规划了?

Ave Maria: http://pan.baidu.com/s/1hrojpuk

午后

在新公司的电脑前,敲打台式机键盘的感觉很舒服。但是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早上的时候经理对我说,近期可能去武汉出差。我心里抵触,不想离开北京,因为我怕德语课上不了了;我怕出差没有无线,不能和秋秋视频了;即使有无线,我也怕要和别人睡一个房间而没有一点隐私空间了;我还害怕我出差的时候植物就开花了,而我却看不到……总之我害怕所有事,抵触出差。在北京待了这么久,真是不想动了,心里觉得累,无力。
因为我觉得自己挣不到钱,连过APS都要攒钱。心里苦,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,一旦这种想法冒出来,干什么都没有动力。看到知乎上回答“为什么中国人没有耐心,都想一夜暴富”的答案,他说几十年的辛苦工作都比不过炒房、拆迁,还要为户口、生老病死等各种事情焦虑。看不到希望的社会,所以导致了人有不切实际的幻想。我觉得有一定道理吧。
到了社会上才觉得赚钱不容易。昨天和我妈聊天,她说,有个同事眼睛看不见了,请假,所以她要上大半个月的夜班,有时候白天还要帮我姑父去摆酒的地方帮忙。我心里很酸,很难过。我只想尽量减轻她的负担吧。
秋秋说昨天打不开旧夏宫了,我升级了一下,不知道行不行。秋秋的压力也大。我想起以前,确实自己很不关心她的事,连她去打印花名册这样的事也不记得了。现在她离我万里之遥了,我才想着要多关心她。我觉得我能给的帮助实在有限。还是要早点去德国吧。在国内确实很累。有个“工作了还出去留学”的知乎问题,上面有人说自己在国外了,虽然被各种考试、上课虐,但是每一天都是笑着醒来。工作过再去念书的人才会有的感觉吧。做学生真是太好了。我要是当初选择继续念书,一定不会这么想。
不管怎么样,加油吧。

 

IMG_20160314_072946 IMG_20160313_213936

 

傍晚

今天辞职了。炒了老板。没有提前一个月说,老板非要克扣工资,说过年放的年假不算,当做旷工处理。真是有点无语。年终奖你扣就扣了,放的年假也要不算,做老板做的这样实在太小气。同事以前也说了很多老板的事,也可以看出来小气,但是没想到这么一千多的钱还要抠,他电话里还说自己不在乎那千八百块钱。同事说,老板格局太小,不是成大事的。就在这里说说他出出气好了。
下午的时候去了学校,打印花名册。后来又吃了饭。回来的时候是傍晚了。傍晚好像在我的生活中消失了四个月,消失在地铁上。今天觉得傍晚特别漂亮。遥远的工作让人失去很多。
好累了,喉咙也不舒服。明天还要开始新的工作,我很担心自己做不好又被炒了,太担心了,又担心自己一年之后离职让别人怨恨。有时候觉得自己的生活一团糟。希望一切都好吧,工作要努力,不要再懒散了。

IMG_20160307_180353 IMG_20160307_201449